歌手被自己的歌好听哭是怎样的体验?

听说你经常被自己的歌好听哭,请问你作为一名歌手,被自己的歌好听哭是怎样的体验?

啊哈哈哈哈哈是我本人了。

首先我真的不是一个爱哭的人,平时遇事都不会哭,哭了基本都是因为电影或者舞台剧。后来试着写歌,发现我可以把自己写哭哎,hin神奇。

症状就是会在灵感突袭大脑的时候,瞬间热泪盈眶。而且写完之后会修改嘛,有时候真的有某一句词曲,会唱到那就哭,唱到那就哭,面无表情但眼泪就莫名其妙下来了这样子。


我印象里哭得比较惨的有三首吧,也是三种不一样的哭法。

一个是《当我21岁时我该对自己说什么》(ONE·音乐版可听喔),我才不会讲是几年前的事儿呢哼。其间写到一段和弦是Em D Dm G的旋律,因为有Dm所以有一丢丢阴暗低沉,所以歌词本来想写20岁的困境,接近梦想又渐渐远离这种,但是好像太丧了,纠结之间就写出了歌词:“和一个人,一只猫,一茶一饭,在一间小屋,会不会有一天成了新的梦想?”试着合旋律唱了一下,眼睛一热,眼泪就啪嗒啪嗒滴在我的iPad屏幕上了。

这歌我是用Garage Band做的,在我20岁的最后一个冬夜凌晨,我妈在隔壁已经睡了,我在卧室里靠着暖气,半戴着耳机,一边写歌一边担心我妈发现我熬夜,就这样偷偷写着21岁的生日歌。所以写出这句的时候就觉得,斯是陋室,但我歌也太好听了吧!

再多一点的话,因为我之前一直比较喜欢高跟鞋哒哒哒的生活,所以大学之后都在不断实习,也算见到了社会一角,从一开始的欢欣雀跃变得不太开心。所以我现在想当时为什么会哭,除了好听,也因为写出这句词曲的时候,我可能忽然发现自己开始向往简单生活了,觉得自己是不是就这样长大了。


还有一首写哭的歌是《(。•ˇ﹏ˇ•。)》,对就是这个歌名。这个歌说实话是写领导的,那时候我从北京跑到上海实习,人生地不熟,工作上自己和身边朋友都受了点委屈,包括性骚扰,但是这份实习又特别难得,眼看着实习生们陆续辞职,我却还想要勉强地尽力一试,一种很奇怪的状态吧。

这首是先写好了钢琴和歌词,再配了萧、弦乐和中国大鼓,刚悲凉完,气势又一起来,我瞬间就哭晕在床头,嚎啕大哭那种,原因很简单,我想我妈了。歌里故意加了些中国特色乐器,可能听到它的人不会多想,但是我编曲的时候确实是这样想的:好像每一声中国大鼓都是领导的一次发言,萧声就是我们小实习生的内心OS,镲就是矛盾升级的提示音,所以会越来越紧凑,类似这样。所以做完伴奏之后,我听起来就特别有压迫感,会让自己想起很多事,然后就特别想我妈,但是我的不开心也不能和她说太多,还好音乐是个不错的出口。


今年写哭的一首是《烟火》。写歌的一两小时里,我一直都在哭哭啼啼,大眼泪没有,小哽咽不断,添一句就有新的泪点这种。最大的哭点是这句:

“我只想对你说,我真实的感受,也许你听得懂,才短暂地沉默,直到音乐停下来的时候,忘记我。”

我觉得!这首歌!真的好好听啊啊啊!如果是别人写的我也会循环好久,然后很幸运它飘在空气中的时候能落到我的吉他上,感恩的心感谢有你,这种感觉!说这话不怕你举报!我黄某某实名没在怕的!

写这首的时候我正经历人生目前最大的财富危机,家里能卖的全都卖闲置了。为什么穷呢,因为特别想好好找编曲、进录音棚,给我的歌们更好的生活条件,但是基础工资之上的部分太不稳定了,就感觉独立音乐人做高质量音乐(出版级)真的很难,做iPad歌手又有点不甘心。这首歌就是有点跟歌迷道别的意思,如果哪天我真的因为经济问题玩不起音乐了,你们就忘了我吧。所以写歌的时候从头到尾都哭得很惨,不过后来还是很幸运,一个大音乐平台看上了这首歌,我也如愿以偿好好制作了一个新版本,估计十月就独家发了。音乐是不可能放弃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弃的!


以前总有人说,写东西要先感动自己,才能感动别人。我写东西的时候没想那么多,况且现在很多创作者都可以技术性地感动别人,这件事倒越来越廉价了。

所以对于“被自己的歌好听到哭”,我的理解是,这应该是种极其私密的体验,而且完全不要指望听众能感受到你所认为的好听。

可能我倾注了十之八九的能力和感情,完成了一首作品,大部分听众只能接收到十之五六。然而对于同一个主题,有的人比较容易感动,比如在十之三四,那他就会被你的东西多打动两分,如果他同样需要十之八九的充盈才能被打动,他可能就对你的歌无感。这个东西,hin看缘分的。

最近正在写的一首歌也把自己搞哭了,还没有录,只是个Demo。每次写歌把自己写哭的时候,内心除了难过还有庆幸,庆幸自己仍然拥有某种能力,好像无论怎样生活、怎样长大,都不会被带走的一种能力。趁着这种能力还没有丧失,希望再多写点好听的歌啊。

责任编辑:阿芙拉